无障碍说明

专访《芳华》双女主钟楚曦苗苗:电影重现了导演的青春

腾讯娱乐专稿(文/风易)哪怕对于一名成名的演员来说,能够在冯小刚的电影中担任主演都意义非凡,更别说对于苗苗和钟楚曦这两位几乎算得上是大银幕“首作”的新人了。随着《芳华》的票房数字一路高涨,观众们随着萧穗子的视角看到了何小萍的故事,也得以从136分钟的光影中回到那段属于一整代人的青春记忆。

《芳华》对于冯小刚的特别意义当然不止在票房数字的意义上,时间回到在北展剧院举行的首映礼时,历经波折终于公映让现场的主创都有些百感交集。从冯小刚的角度,把这样一部情真意切又制作精良的电影,带回到自己儿时心中的艺术殿堂放映,个中感慨不用多言。对于片中的主演,尤其是像苗苗和钟楚曦这样演艺圈甚至娱乐圈的“新面孔”,这部电影的起点足够高,也足够让舆论定义她们。

《芳华》重温文工团的青春故事

萧穗子的角色是《芳华》故事的叙述者,也是原著作者严歌苓的化身。这个角色也让钟楚曦入围了今年金马奖的最佳新人演员,她如今,也已经成为了各大时尚杂志青睐的“高级脸”。苗苗在当演员前,真的是“文工团”一员。她在总政歌舞团呆了7年,是因为伤病才不得不离开了部队。她经历过一天试8场戏却杳无回音的日子,哪怕是在这回去试镜《芳华》的时候,都因为要省钱,穿着导演要求的海魂衫坐着地铁去试镜。她和父母一起住到了北京,妹妹也来北京上大学。妹妹想和姐姐一样在镜头前发展,但她一点不希望妹妹来这个行当——太苦了。

上映至今,影片票房已经超过了9亿元,成为了冯小刚导演作品中票房最高的一部。无论是媒体还是观众,都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在苗苗和钟楚曦的名字前越来越少冠以所谓“冯女郎“的称谓。在采访当天,她们俩的通告安排满满当当,以至于在采访间隔中休息的几分钟时间里,都必须见缝插针地安排上杂志的拍摄。这样忙碌的日子,对她们来说今后都会是常态了。 电影中,每一个角色的命运因为文工团的存在而交汇在一起,也因为文工团的解散而从此分离,天各一方。《芳华》的拍摄和宣传期结束后,这两位新一代的“冯女郎”各自未来的道路会如何发展,或许也会和电影中的故事形成某种意义上的互文。

苗苗和钟楚曦还有电影中文工团战友们在首映现场

腾讯娱乐:钟楚曦在演穗子这个角色的时候,你是怎么把自己跟这个角色找到一个相通的地方?

钟楚曦:其实一开始没有说特别的去找一个相通的地方,但是首先我的性格,表面上的性格其实跟穗子是差距很大的,因为我平时可能比较man一点,然后穗子是那种小女生。但是其实我是小时候会比较像穗子那种,穗子那个性格可能是我藏得比较深的一面,其中一面吧。 然后在拍摄,在开机之前,一开始其实会有点,不知道怎么去拿捏,因为穗子没有一个很鲜明的性格,她在里面是性格最不鲜明的,可以说。所以比较难去找。

但是就是后来有翻很多严歌苓老师的书去看,其中一本叫《穗子物语》,这本书完全是在讲萧穗子。看完《穗子物语》以后,穗子给我的印象我是有改变的,因为剧本上光是看剧本的话,会觉得穗子是一个温柔的,像小白兔一样挺温柔的,但是你看完《穗子物语》,你会觉得她其实有更多的元素在里面,穗子其实是有点小叛逆的一个小男孩,敢爱敢恨,敏感,非常有想象力。然后用歌苓老师自己的话,她说萧穗子其实是别人眼里的小怪胎,是这种感觉。 我在进入角色,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进入角色的,分不清楚。慢慢慢慢的我好像就是萧穗子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住到我身体里了,没有一个特定的时间点,我觉得是。

腾讯娱乐:何小萍这个角色的命运很坎坷,你在扮演之后很久走不出来,是不是因为角色跟你有相通的地方呢?

苗苗:对,因为她的性格和经历。我也是部队文工团的,她也是部队文工团的。而且我16岁以前其实都挺自卑的。反正跟她的经历很多地方都还挺像的,所以看到她,我会很有一种共鸣。所以说我会因为她的那些事情会特别的其实能触碰到自己曾经小时候的一些东西。我当时在剧组,进入到这个人物其实有点把我拉回到小时候的那种感受。

最后真的有点出不来角色。那时候是大家整个文工团其他的演员的戏份杀青,可是我的戏份还没有杀青。当时我突然就傻傻分不清楚何小萍和苗苗了。这个戏一开始的时候,导演就要求大家不理我,虽然说后来没有成功,但是我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尽量的集体活动我就不去参加,所以大家在一块儿开心,不管是戏里还是戏外,开心的时候,我都是单独在呆着的,所以说他们杀青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感觉,好像自己就没有融入过这个集体,然后就突然有一种其实我就是何小萍,当时就特别难受。就是一个人站在窗台上哭。

导演特地把文工团散伙饭的戏放在拍摄期末尾

钟楚曦:妈呀,真是哭的妈都不认识的那场戏。

苗苗:那场戏,我一点感动的地方没有,因为可能我太进入角色了,就是完全,后来有一次是采访还是什么的时候,大家一说到送战友就又开始哭,我就完全无动于衷,他们就问我说你为什么没有一点的那个,然后我说我当时真的感觉我是被集体抛弃了,然后他们散伙的时候,我也一点儿都不觉得难过或者怎样,因为我一直都没有融入到过哪个集体里面去。

腾讯娱乐:当时在电影临时要换档期的时候,上海站的路演台上的气氛特别压抑。当时主创们都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苗苗:没有什么。就是很震惊,但是我一直都相信一定会再上的。

腾讯娱乐:会去安慰导演吗?

钟楚曦:我们其实不知道怎么安慰导演因为导演肯定是最难过的人,他太不容易了,对。包括很多工作人员其实也都很难过。而且我当时在台上看到歌苓老师,她一掉眼泪,我就不行了,受不了了,好难过。这部电影真的凝聚了她们的心血。然后还有一个就是很难过的就是特别心疼那些已经买了票的观众。那时候我们在网上已经看到很多观众是提前很久就已经说要去支持《芳华》,晒了那些截图啊什么的。但是突然间一撤档,我会替他们感到有点失落,挺难过的,挺心疼他们的。

腾讯娱乐:导演对这个影片多花了很多感情,作为演员来说,你们对此有什么样的体会呢?

苗苗:因为他拍戏的时候,他也会一直在讲曾经的文工团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回忆。我们也都是通过这些去了解到那个年代的文工团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从生活当中点点滴滴都能感受到导演特别爱他那个曾经的文工团。所以说在拍摄电影的时候,他真的是特别,真的是全部的心血都投入在里面。真的是凝聚在拍戏的点点滴滴里了。

钟楚曦:我觉得拍《芳华》的时候,是有种让他重现了他的青春的一种感觉,虽然可能不是他来演,但是他所看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年轻时发生的一些事情。包括所有的整个环境也是,他就是文工团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导演拍这部戏应该是很享受的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ara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