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马特·达蒙称早就知道电影大亨性骚扰:大本告诉我的

哈维·韦恩斯坦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10月22日报道(作者:Brian Porreca,Meena Jang,Ryan Parker,Chris Gardner)

乔治·克鲁尼相信韦恩斯坦性丑闻能给社会带来改变】

自从《纽约时报》10月5日曝光了好莱坞大亨哈维·韦恩斯坦的性骚扰和性侵丑闻以来,越来越多的受害者站出来控诉这位名誉扫地的金牌制作人,杰西卡·查斯坦、布丽·拉尔森、帕特里夏·阿奎特、贾德·阿帕图塞斯·罗根也都通过各种方式发声。而近日在宣传新片《迷镇》(Suburbicon)时,乔治·克鲁尼也表示,沉默并非应对这种伤害的选择。

“我们希望这件事能成为整个社会的分水岭,希望女性们在谈论这种事情时能够感觉足够安全、感觉到自己被信任,而做出这些罪行和暴力行为的男人,则不能感觉到安全,要让他们觉得做这种事情就会被揭发、被控诉,甚至会被提起诉讼、丢进监狱。”对于好莱坞最近曝光的一系列性骚扰丑闻,乔治·克鲁尼表示。

他补充说:“如果能够达到这一步,那我们实际上就成功了。如果我们只是拿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丑闻开玩笑,那这种事情就不会彻底结束。”

对于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丑闻,曾经陷入性骚扰养女事件的著名导演伍迪·艾伦曾说,这会让好莱坞形成一种“政治迫害的环境”,克鲁尼也反驳了伍迪·艾伦的说法:“这么说真是太蠢了!”

乔治·克鲁尼接着说:“对于那些被困在酒店房间,对于那些原本期待得到一个电影角色,结果突然看到哈维·韦恩斯坦裸体冲进来的女性们来说,这种现实并不是政治迫害,这就是一种性骚扰。这种事并不仅仅存在于好莱坞,而是遍布整个社会,我们必须要站出来勇于面对,因为以前我们从来没有这么做过。”

克鲁尼继续说道:“这种事情让人愤怒,我对那些已经做过调查,却长达10年都不将这些事情曝光的媒体也感到愤怒。我想:‘为什么你们不报道这些事?我本期待更早看到这些曝光,我也希望知道究竟是谁将女演员带到了哈维·韦恩斯坦的房间然后离开,我希望了解事实。’”

乔治·克鲁尼的多年好友、在《迷镇》中担任主演的马特·达蒙,也对这些事情能改变好莱坞的环境保持乐观态度,他说:“我真的相信这会带来巨大的改变,未来将不会再有这种行为了。”

马特·达蒙希望不仅仅是好莱坞,全世界的受害者都应该站出来:“在我看来,如果像哈维·韦恩斯坦这么有权势的人都能被撂倒,那我们要做的就是顺着这条路走下去,那些遭到性骚扰的单身母亲或者女侍者,她们不敢将自己的遭遇说出来,因为她们害怕失去工作,她们需要这份工作,我们需要的是她们能够说:‘我被允许说出来,因为这种事情是错误的。’这是我所希望的事情发展的方向。”

【马特·达蒙承认早就知道韦恩斯坦性骚扰】

在上世纪90年代,乔治·克鲁尼和马特·达蒙都跟哈维·韦恩斯坦有过很多成功的合作。马特·达蒙跟哈维·韦恩斯坦合作的第一部电影是《天才捕手》(Good Will Hunting),随后两人又连续合作了三部电影,因此他对这位大亨非常了解:“你必须跟他在一起5分钟,才能知道他是个恶霸,他非常令人生畏,那是他的传说。人们说大家都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是的,我也知道他是个混蛋,他为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感到自豪。”

马特·达蒙表示,他曾经从好友本·阿弗拉克那里,听说过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格温妮丝·帕特洛的事情,在那件事之后,他原以为帕特洛跟韦恩斯坦达成了某种协议。格温妮丝·帕特洛也是好莱坞最早站出来曝光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的女星之一。

“我知道他是个色鬼,我绝不会想要嫁给这个人,但这些事跟我无关。”马特·达蒙解释了自己当时的想法:“但我以为这种刑事性侵犯不可能一直延续下去。”

乔治·克鲁尼表示,通过跟哈维·韦恩斯坦的对话,他同样知道一些这位大亨对那些女星们的所作所为。“哈维会跟我说那些跟他发生关系的女性。”克鲁尼说:“我并不是太相信他的话,因为如果相信他的话,那意味着要相信一些女明星——其中一些还是我的朋友——遭遇了最糟糕的事情。”

乔治·克鲁尼表示,现在他相信哈维·韦恩斯坦当时所说的“故事”都是事实:“这个性掠者,这个性侵犯,就那样让女性们保持沉默,这真的让人出离愤怒。”克鲁尼呼吁好莱坞做出改变,从而让受害者不再觉得羞耻:“所有人都是这个系统的一分子,我们必须要让人们觉得,谈论这种事情是安全的。”

【哈维·韦恩斯坦前助手打破保密协议】

最近,已经有几十位女性站出来指控哈维·韦恩斯坦,她们都表示自己遭到了这位电影大亨的性骚扰或者性侵,甚至是强奸,这其中很多人的遭遇都是一样的。这也不免让人们产生疑问:他的助手对这些事知道多少?

曾经在米拉麦克斯影业担任哈维·韦恩斯坦助手的泽尔达·佩金斯,最近就打破保密协议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她也成为第一位站出来打破保密协议的哈维·韦恩斯坦的前助手。泽尔达·佩金斯揭露了韦恩斯坦如何依靠律师网络的帮助,来阻止员工说出他所谓的不良行为,同时她还声称,她20年前的合同中就规定了跟这些丑闻有关的解约条款。

佩金斯在采访中表示:“我想公开打破我的保密协议,除非有人这么做,否则就不会有人意识到这些协议的严重程度,这些协议让我的整个世界观崩塌了,因为我一直觉得法律是保护那些遵纪守法的人,但我发现法律跟对与错无关,有关系的只是金钱和权力。”

泽尔达·佩金斯告诉《金融时报》,19年前是她最后一次走进米拉麦克斯影业在伦敦的办公室,当时她跟一位女同事去见一位律师。据佩金斯自己说,她为哈维·韦恩斯坦工作期间多次遭到对方的性骚扰,而她最终选择离开,是一位匿名的女同事说她遭到了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侵犯。

泽尔达·佩金斯刚进米拉麦克斯影业时负责剧本开发,后来她开始担任哈维·韦恩斯坦的助手,因为当时他在伦敦办公室的一位助理没做任何解释就离开了。佩金斯表示,在成为哈维·韦恩斯坦的助手后,对方经常赤身裸体对着她,要求她按摩,并要求她看他洗澡,“每次我跟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发生这种事,”佩金斯说:“早上我经常要在酒店房间里叫醒他,他有时候会尝试着把我拉到床上。”

泽尔达·佩金斯的突破点是在1998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当时她的一位同事遭到了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侵:“她的脸像纸一样白,瑟瑟发抖,情绪非常糟糕,她告诉我发生了一些糟糕的事情。我非常生气,深感不安,我说:‘我们应该去警局报警。’不过她太痛苦了,在一个国外的环境中,我们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后来她们向伦敦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寻求建议,她们被要求寻求索赔。经过双方律师的谈判,最终她们获得了25万美元的赔偿,1998年10月她们签订了保密协议,从那以后,当年只有24岁的泽尔达·佩金斯就再也没有谈论过哈维·韦恩斯坦的事情。

在签订的保密协议中,泽尔达·佩金斯被禁止谈论跟哈维·韦恩斯坦以及温斯坦影业有关的任何事情。同时保密协议中还规定,米拉麦克斯影业将为哈维·韦恩斯坦进行治疗,“只要他的治疗师认为是必要的”;另外哈维·韦恩斯坦如果在两年内骚扰泽尔达·佩金斯,米拉麦克斯影业就必须要向迪士尼(迪士尼当时是米拉麦克斯影业的东家)报告此事,或者直接开除哈维·韦恩斯坦。

佩金斯还表示,她本来打算去迪士尼揭露哈维·韦恩斯坦的不端行为,“当时律师并不愿意,他们说:‘迪士尼不会通过你这种没有证据的话来针对他。’”佩金斯说:“我当时很不高兴,因为我觉得只有通过曝光他,才能阻止他继续做这种事情,但是他和他的律师警告我说,他们会尽一切力量毁坏我的名声。”

【《银河护卫队》导演称他曾警告人们小心詹姆斯·托贝克】

除了哈维·韦恩斯坦以外,最近《洛杉矶时报》又报道称,获得奥斯卡提名的著名导演詹姆斯·托贝克,曾对30多位女性有过性骚扰行为。对此,《银河护卫队》(Guardians of the Galaxy)导演詹姆斯·古恩表示,多年来他一直在尝试着警告人们小心詹姆斯·托贝克。

上周日在社交媒体上,作为《银河护卫队》前两部导演兼编剧的詹姆斯·古恩表示,他知道十几位女性曾遭到詹姆斯·托贝克的性骚扰。“他基本上就是靠近女性们,然后说:‘嘿,我是詹姆斯·托贝克,我是一位著名导演,我觉得我们之间有某种联系。’然后他会拿出一些关于自己的文章,或者其它的一些东西来证明自己是谁,然后就尝试着让这些女性跟他发生点儿什么事情。”

詹姆斯·古恩表示,他知道至少有15位女性就是这样受到了詹姆斯·托贝克的诱惑:“他对我熟悉的三个女孩儿做过这种事,其中两个是我最好的朋友,还有一个是我的亲戚,而且是两次。是的,他用这种愚蠢的台词两次诱惑我的亲戚,他都没有意识到这是同一个人,除此以外,我在派对或者晚宴上,还跟其它受到托贝克诱惑的女孩儿们谈过。”

“老实说,如果做这些事的只是一些疯狂的性瘾者,我不会将这些事写出来。”詹姆斯·古恩表示:“我不是想攻击好莱坞的每一个人渣,这种行为并不酷,但我觉得将人渣和性瘾者分开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那些跟托贝克去了某个私人地方的女性,比那些在街上被性瘾者追逐的女性的遭遇,要糟糕得多。”

詹姆斯·古恩表示他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那些不法行为,但他相信别人所说的那些话:“这些故事都是如此惊人的相似,而且我一次又一次从我最信任的人的嘴中听到这些事情。”古恩表示:“他们这些人是否站出来指证,这都是她们的选择,但我要让她们知道,如果需要的话我会支持她们,所以我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20多年以来,我只要有机会就会把詹姆斯·托贝克的事情告诉别人,虽然我不能阻止他,但我可以警告别人远离他。”

(翻译:嘟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kyf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