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追·踪》导演李霄峰:不合适的演员再大牌都不用

腾讯娱乐釜山讯(文/胡梦莹 摄/权小星)李霄峰与釜山电影节颇有缘分。三年前,他的导演处女作就曾入围釜山的新浪潮单元,作为导演界的新星在这里一鸣惊人。如今,他再度携新作《追·踪》征战釜山,并入围本届亚洲之窗评委会大奖。

他本人倒是一点儿没变。当年和他聊起《少女哪吒》的最后一幕,谈到重新聚焦少女时代的晓冰是何用意时,他回复以“自行想象”。《追·踪》的结局算是异曲同工,画面重回青年时代的王栋与徐峰,对于意图,他毫不意外地给出了相同的答案。他表示,自己一贯希望作品能给观众提供想象空间,“我个人不想提太多意见,希望观众赋予它更多的看法。”

这两部作品都透出李霄峰浓重且独特的个人色彩,比如很多意象都有象征意味,同时蕴含着他本人的人生观、世界观。吊诡的是,《追·踪》分明是一部犯罪题材的类型片,在李霄峰的镜头下又偏偏显出了文艺范儿。

而他对此的解释是,自己要走出一条既非文艺又非商业的“第三条路”,“每部电影毫无疑问会面对自己的市场,但我希望能像老一辈电影人那样做到雅俗共赏,即便每走一步都是探险。”至于启用罗晋黄觉等成名演员,他也称这无关向市场妥协,“如果不合适,再大牌的演员我都不会用。”

要走第三条道路,每一步都是探险

腾讯娱乐:为什么会想到拍一部犯罪题材的电影,这和处女作《少女哪吒》风格差异还挺大的。

李霄峰:这个题材在《少女哪吒》之前就开始准备了,我本打算拿它作为处女作。但后来因为当时的能力、资金问题,各方面都没能达成。正好《少女哪吒》这个小说撞进来,体量也相对小一些,就以此改编做了处女作。其实这比《少女哪吒》更早。

腾讯娱乐:这部作品感觉是文艺结合了商业,怎么会想到走这条路?

李霄峰:我的形容是“第三条道路”,不是中间的路。我不认为一定要有文艺片与商业片之分,每个电影毫无疑问会面对自己的市场。我觉得像过去的老一辈导演,比如谢晋导演,他们就有一种能力,既能有打动人的情感,又能表达出导演的思想。这是很了不起的,就是雅俗共赏。我也想向他们学习,希望能往这条路上走,现在还在探索中。

腾讯娱乐:那么在拍摄过程中会遭遇挑战吗,包括制片人有没有干涉过?

李霄峰:我俩是高中同学,她这方面从来没有干涉过我。

腾讯娱乐:走出这样的一条路是源自你本身的兴趣,还是对市场的一种妥协?

李霄峰:没有,这真是我的志趣所在。我觉得没有非此即彼,很多题材都是可以尝试的,而且都能找到最合适的语言去拍摄。因为我最狂热的是拍摄,最享受的也是拍摄,我也有这个志趣觉得能把这条路走通。

腾讯娱乐:据说最开始的故事结构和现在并不一样,大概有哪些区别?

李霄峰:区别很大,最初是亲兄弟之间的故事,弟弟是警察,哥哥是一个犯罪分子。不过我认为,那个故事中能承载的东西,或者说趣味性比现在单薄许多

腾讯娱乐:你提到了趣味性,是指什么?

李霄峰:叙事方法。归根结底就是和这题材相处久了,自然产生了感情。其实在六年里,一步步变成了现在这样,就好像风在吹一个雕塑的感觉。

腾讯娱乐:如果这部电影在国内上映,你预期票房会如何?

李霄峰:这个我预测不了,我们每走一步都是一次探险。一路走过来,每一次都是探索。要看发行公司了,现在有两三家发行公司很喜欢这部电影,初步暂定明年3月公映。

爱情是块遮羞布,下面藏着欲望

腾讯娱乐:不过和《少女哪吒》一样,这一次两个犯罪分子之间似乎依然有友情、也有破裂,你对此有特殊情结?

李霄峰:是的,他们彼此总有一种精神世界的联系。这次就是两个孤独的人之间仅存的一点精神世界的沟通吧,看到最后还是挺唏嘘的。如果一切没开始,如果他们俩都没选择这样的方式,可能都生活地很好。

腾讯娱乐:电影中屡次提到“爱情是块遮羞布”,你对此是怎么理解的?

李霄:从上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很多人讨论爱情,都在讨论如何获得成功。这也是我对很多这方面话题的感受,本质就是你把爱情置换成任何一种好像很崇高的东西。但在电影中,爱情是这几个人物共同的遮羞布,下面藏的是欲望。

腾讯娱乐:为什么爱情、友情在你的作品中总是显得颇为黑暗?

李霄峰:黑暗吗?是,会有一些。可能这题材本身需要穿越一段黑暗期,才能达到最后的一点点纯真,就是一点点光露出来的时候的那种温暖,你才会感觉到。

腾讯娱乐:感觉黄觉前期与女主的爱情戏都以激情的方式呈现,为什么这样处理?

李霄峰:对啊,我觉得在过去,年轻的时候,人在向往爱情时就是那样,就是荷尔蒙,所以要直接。我拍得还算含蓄吧。

腾讯娱乐:两次谋杀都紧接着出现合唱团,这让我想到了日本电影《循环自杀》,感觉这是一种很诡异的链接,是怎么考虑的?

李霄峰:我并不是很故意的,是觉得电影要有仪式感,得有自己的气场。合唱是一种很传统的形式,但我很喜欢。我认为那声音很干净,人那时的艺术形式没今天这么复杂,也没今天这么表面。包括我们两次用的歌曲都很古典,我觉得挺好的,还挺有味道的。

腾讯娱乐:钢琴、合唱团以及舞蹈元素,有特殊含义吗?

李霄峰:就是喜欢。你看《少女哪吒》里也用了黄梅戏,我一直对中国古典的东西很有感触,怎么和现代生活能矛盾统一、有机结合,我一直对此很有兴趣。

腾讯娱乐:《追·踪》和《少女哪吒》一样依然是开放式结局,对这种处理方式情有独钟?

李霄峰:说实话这次不算是开放的,我自己看到最后觉得是特别沉痛的结尾。但是把两个人跳舞的那段拿过来放最后,就像我刚才说的,如果能一直这样单纯多好。

罗晋是有天赋的演员 不合适再大牌我都不用

腾讯娱乐:不同于你的处女作,这次启用了明星,罗晋、黄觉与聂远,他们的表演与你创作预期一致吗?

李霄峰:他们都非常棒。首先他们都非常符合角色,这是由他们来扮演各自角色的最重要原因,也是我对演员的看法,无论有没有名气,最重要是合适。我们花了三个月时间试镜,他们在试镜过程中一步步最终发现是最合适的。他们也都很自然投入进去了,都很放松。

腾讯娱乐:谁的表现最让你惊艳?

李霄峰:都挺惊艳的。我们的拍摄时间也不长,总共就60天。每个人来了都已经做好准备,罗晋在组里呆了整整60天没走,完全投入进去了。聂远还去了公安局体验生活,黄觉更本色一些,他天然的属性就是符合这个角色。

腾讯娱乐:聂远扮演的警察一直很沉默,几乎没什么台词。

李霄峰:其实挺难演的,因为他情感幅度非常小。他很普通,过去我们看的警匪片里都是很厉害的警察,他不是。对我来说,他更像是道德的观察者,在形象上更提炼一个警察的形象。生活中,我也确实见过这样的警察,他演得很好。

腾讯娱乐:徐峰和王栋两个人物,为什么一个前期蓄须,一个后期?

李霄峰:王栋是少年老成,所以他十年前就要留胡子,显得成熟。十年后光鲜亮丽了,要打扮得体就不留胡子了。因为他的阶层变了,年龄也变了。徐峰是另外一种感受,十年前是干干净净的单纯少年,杀人的那一刻就像白纸一瞬间被墨水染黑了,在墨水里面“咣”就进去了。所以后十年,他是备受折磨的灵魂。他最后的造型或是体态,都有了很大变化。这是我们在塑造人物时的想法。

腾讯娱乐:罗晋为这部戏试镜三次,你当时什么感受?

李霄峰:印象深刻。实话说我以前不看电视剧,因为他这几年电视剧相对拍得多。但是他来试镜之后,最主要试的是礼堂那场戏。一上来就试最来劲的一场戏,我印象很深。我觉得这么有天赋的演员,真的是个好演员。我经常开玩笑和他说,演完《追·踪》能不能接着演电影。我觉得他会越来越好,只要再有让他兴奋的好角色,我相信这一点。

腾讯娱乐:你接下去选演员会倾向于找成名演员吗?

李霄峰:我是遵从一个原则,就是适合。不适合的,你再大的明星也没有用,因为这角色不适合你。就算有很高的票房又怎么样,我真觉得他不能给人留下什么东西。因为最好的演员是能让人记得住角色,之后再记住名字,这才是最重要。如果走出去只知道谁演的,但角色名字压根想不起来,这能说是塑造角色吗?那我们来干吗呢?为什么要写角色名字呢?不过我相信以后好演员会越来越多的。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uafeic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