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戛纳电影节整体质量下降 仅两三部配得上入围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5月28日报道(作者:Todd McCarthy)

《自由广场》、《骑士》电影剧照

第70届戛纳电影节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开始对蒂埃里·弗雷莫跟他的选片委员会感到遗憾,因为必须要明确的一点是,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并没有特别优秀的电影,在某种程度上,这届电影节甚至还相当的混乱。

所以在这届电影节日复一日、夜复一夜、一部又一部令人失望的电影之后,也许只有两三部电影真正能配得上入围主竞赛单元。每一位艺术家都会出现起伏,但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似乎都在同一时间出现了下降。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本届戛纳电影节最有创意的两个作品却并非电影,这两个作品,一个是前金棕榈奖得主简·坎皮恩执导的迷你剧《谜湖之巅》(Top of the Lake)第二季,另一部就是亚历桑德罗·伊纳里多执导的六分半钟的VR短片,这部短片今年7月份将在洛杉矶国际艺术博物馆展出。

很多人觉得,今年最具冲击性的电影并非来自主竞赛单元,而是来自午夜展映单元、韩国导演郑秉吉执导的动作片《恶女》(The Villainess);而最可爱、最迷人的一部电影,则是来自非竞赛单元、阿涅斯·瓦尔达执导的纪录片《面孔,村庄》(Visages Villages)。

在主竞赛单元中,的确有两三部电影是相当不错的,但这几部电影也许不值得别人经过漫长的旅途去法国参加戛纳电影节,特别是这其中的一些电影随时都有可能在Netflix上映——今年诺亚·鲍姆巴赫执导的《迈耶罗维茨的故事》(The Meyerowitz Stories)以及奉俊昊执导的《玉子》(Okja),就都是Netflix的作品。

从个人角度来说,《好莱坞报道》网站影评人托德·麦卡锡最喜欢的电影,是丹麦导演鲁本·奥斯伦执导的《自由广场》(The Square),这部电影绝对配得上金棕榈的最高荣誉,这部电影的每个场景都会给人带来想法,让人有摆脱平衡的冲动和元素,虽然有时候也会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奥斯伦没办法束缚自己,所以他给观众带来了一部大胆、极具讽刺的作品。

安德烈·萨金塞夫执导的《无爱可诉》( Loveless)也是如此,这是对现代俄罗斯道德腐败的彻底沮丧和深刻的探索,这部电影也是戛纳近些年主竞赛单元中,没能赢得金棕榈奖的最佳影片之一,这部影片最终获得了评审团奖。

今年入围了主竞赛单元的很多电影都出现质量滑坡,很多备受期待的导演也都表现不佳,这其中包括执导了《寂静中的惊奇》(Wonderstruck)的托德·海恩斯,执导了《圣鹿之死》(The Killing of the Sacred Deer)的欧格斯·兰斯莫斯,以及执导了《木星之月》(Jupiter’s Moon)的匈牙利导演凯内尔·穆德卢佐,3年前他给观众带来的《白色上帝》(White God)是那么出人意料。

索菲亚·科波拉执导的《牡丹花下》(The Beguiled),是对1971年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主演的同名电影的最好翻拍,尽管片中并没有添加什么新鲜的东西,但索菲亚·科波拉依然凭借该片获得了最佳导演奖;而萨弗迪兄弟执导的《好时光》(Good Time),最出人意料的地方就是男主角罗伯特·帕丁森的表现。

对于所有人来说,今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部电影,就是纪录片《浩劫》(Shoah)的导演、法国丰碑级纪录片导演克劳德·朗兹曼执导的《凝固汽油弹》(Napalm),作为一位91岁高龄的导演,朗兹曼再次证明了自己超越传奇的地位,他已经成为一座不朽的丰碑。

(翻译:嘟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uri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