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燃烧弹》:以独特视角让西方人了解朝鲜

《燃烧弹》剧照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5月21日报道(作者:Jordan Mintzer)

虽然已经91岁高龄,然而令人尊敬的纪录片制作人克劳德·朗兹曼仍旧非常活跃,而且还在“挑战”国际惯例,这位不朽的纪录片《浩劫》(Shoah),以及其它几部关于大屠杀的纪录片的创作者,这次将他的摄影机对准了朝鲜——一个很少有导演冒险进入的地方。

克劳德·朗兹曼的朝鲜之行拍出来的纪录片就是《燃烧弹》(Napalm),按照朗兹曼的标准,这几乎是一部短电影(该片的时长为100分钟),不过对于一个被世界很多国家列入“黑名单”的地区来说,这部纪录片真的提供了一种非常不同的视角,这部混合了旅行日记和个人回忆的作品,并非要支持金正恩跟他前辈的政权,而是要让我们清楚的了解朝鲜是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以及它为什么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

作为戛纳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的官方影片,这部电影可能不适合往常那些追随克劳德·朗兹曼跟二战有关的纪录片的人们,这也导致该片会比他以前的电影更难卖,不过考虑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近出现在新闻中的次数,精品发行商可能会认为这是目前我们都非常关注的一个热门题材。

通过讲故事的天赋和令人难以置信的夸张手法,朗兹曼将这部纪录片分成了两部分。在影片的第一部分,一位骨瘦如柴的导游带着导演在平壤转悠,第二部分则有一个单独的长片段,朗兹曼在其中回忆他1958年第一次访问朝鲜的经过。

在受到严格控制的旅游过程中,朗兹曼访问了朝鲜的国家纪念碑,以及一个军事博物馆,这个军事博物馆里有坦克、飞机,以及其他从“美国侵略者”手中俘获的武器,这些武器来自“朝鲜战争”期间和之后,作为朝鲜战争结束的日期,1953年7月27日也被朝鲜人看做抗美战争的“胜利日”。

朗兹曼将1953年7月27日描述为朝鲜的“时间停顿”时刻,从那时候开始,这个国家进入了长达60多年的持续备战状态,这导致朝鲜的首都都是“巨大而空虚”的。在某一刻,他拍摄了一个日常的纪念仪式,那些准新娘们要在两个巨型雕像的脚下摆放花束,来颂扬金日成金正日,这也揭示了当地那些围绕朝鲜领导人的不朽神话,是如何必然形成的。

同时,这位导演也花费时间记录了美军从事的极具破坏性的轰炸行动,那些轰炸造成了400万平民死亡,几乎将平壤完全毁坏。根据朗兹曼导游的说法,美军将48万枚炸弹投到了这个总人口只有40万的城市,这导致人均一个炸弹以上,当时美军还使用了3200万升的燃烧弹,也许这就更容易理解,为什么朝鲜人在讨论美国的时候,更倾向于使用“侵略者”的后缀。

克劳德·朗兹曼最棒的作品,就是通过艰苦的细节揭示了二战期间人们如何被当做攻击目标,以及如何被就地处决,而在这部纪录片里,他使用保存在平壤的一些档案片段,其中包括整个街区被摧毁或者着火,儿童在他们父母的尸体上哭泣尖叫,来解释为什么朝鲜战争所带来的恐惧,不会被那些因那场战争而受到最大苦难的人所遗忘。

经过一场当做电影背景的旅行,以及一些跆拳道女孩儿凶狠的比赛,这部电影的第二部分回到了《浩劫》以及其他纪录片的那种访谈模式,只不过这次被访问者是朗兹曼本人,他讲述了一个漫长、杂乱无章,但同时也迷人且辛酸的故事,这个故事的背景,是在朝鲜战争结束后,他跟随第一批西方代表团被邀请到平壤进行访问。

当时朗兹曼还是一位年轻的共产主义者,他急于让自己探索朝鲜,那次访问中,朗兹曼遇到了一位年轻的护士,他以近乎好色的方式描述了对方的美貌,当时他跟这位护士相恋,但这几乎给两人带来了一堆的麻烦,那件事对他打击非常大。虽然朗兹曼承认他当时的目标是跟那位护士上床,但他遇到的却是一个遭遇双重打击的人:首先就是美国的炸弹,然后就是一个几乎从不与外界沟通交流的政权。

朗兹曼或许会爱上自己在纪录片中的声音,有些观众也会觉得,这部影片的后半部分有些太长了,不过朗兹曼绝对是一位至高无上的讲故事的人,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都是依靠第一手的资料来证明一些最黑暗时代的历史。在《燃烧弹》中,他通过自己的经历来提炼故事,同时将自己2015年的那次访问跟对往事的回忆结合起来。对于这个以前大多时候都是通过新闻报道或者政府宣传了解的地方和人,《燃烧弹》给了我们一个独特的视角,不过,这种通过一个人的观点和视角来讲述的电影,还是非常稀少的。

(翻译:嘟嘟)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kyf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