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U2乐队导演忆巴黎暴恐经历 一年后仍忍不住落泪

[摘要]汉密尔顿表示,作为对巴黎暴恐袭击受害者以及对这座城市的敬意,U2乐队决定重新进行这场演出。

U2乐队导演忆巴黎暴恐经历 一年后仍忍不住落泪

导演哈米什·汉密尔顿(Hamish Hamilton)

正在加载...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11月13日报道(作者:Shirley Halperin)

    导演哈米什·汉密尔顿(Hamish Hamilton)有着非常丰富的现场直播经验,他的公司Done+Dusted负责直播过很多大型的电视直播节目,比如维密时尚秀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各种仪式。在协调数百人直播方面——无论是摄像操作员、音响专家亦或是舞台和照明设计师,他都已经是个老手,但在2015年11月13日那场举世闻名的事件中,没有任何事是他能提前准备的。

    那天晚上,他正在负责一场非常大型的现场演出——U2乐队“Innocence + Experience”世界巡演的巴黎站!这场由HBO电视台直播的演出在雅高酒店竞技场馆举行,距离摇滚俱乐部the Bataclan不足两英里。在经过两天的灯光和机位测试后,乐队进入了带妆彩排阶段,但期间U2乐队莫名其妙的离开了舞台,这可能是“事情开始走向错误”的第一个信号。在导致130人死亡的巴黎暴恐袭击之后,汉密尔顿在第一次接受《公告牌》杂志采访时说。

    由于对Bono、The Edge、Adam Clayton以及Larry Mullen Jr的突然消失感到困惑,汉密尔顿来到后台,渴望找到一些答案,“为什么我们停止了?何时才能再次开始?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他回忆说,“那时我们才被告知出现了一个安保问题,一个更大的故事也开始展开。”

    紧随其后出现的,已经成为音乐史上最黑暗的篇章之一——激进的伊斯兰教徒恐怖袭击了美国加州重金属摇滚乐队Eagles of Death Metal的表演场地Bataclan。U2和几百名工作人员也被推到了一个全球危机面前:他们不确定立刻离开场馆,以及在城市中穿行是否能保证安全,同时也不确定第二天晚上的表演是否还能如期进行。

    “我们觉得自己非常接近那个全球性事件的中心点,当时非常可怕和混乱,人们的情绪就像是过山车。”汉密尔顿说:“即便是在一年以后,我们也很难表达当时那种混乱、不稳定和恐惧的情绪,整个巴黎都在遭到攻击。”

    事实上,当社交媒体和网络上传出巴黎一家柬埔寨餐厅和法兰西大球场也是暴恐袭击的目标时,这位导演已经开始考虑最糟糕的情况,他也不是唯一一个。“我们是否会成为下一个被炸的目标?”汉密尔顿说:“那个时候,你最期待的就是当局的行动,根本没人说:‘好吧,让我们从出口离开吧。’”

    最终,U2乐队的经纪团队、HBO高层和汉密尔顿指挥着现场接近200位工作人员来到了安全的地方,“在那个非常短的时间内,我们大约要做出数百个艰难的决定。”他说:“跟制作人一起,我们商量如何让工作人员安全的回到几英里之外的酒店。”另外还有很多未知的情况,他补充说:“我们是否会穿过那些已知的暴恐袭击区?这些道路是否被封锁了?这些情况都正在展开,你知道的情况跟其他人都一样,你得不到任何独家的消息。”

    四个小时后,当感觉路线已经清晰的时候,小巴士载着这些工作人员飞速回到酒店,汉密尔顿回忆说,他们在路上能听到警车和救护车的警报声,但街道却是空荡荡的。当晚剩余的时间,就是在Bono的房间里看CNN的直播,他们也迅速意识到第二天的演出无法进行了,这种预感第二天早上被证实——法国政府正式取消了这次演出,以避免大型聚会成为暴恐分子新的袭击目标。

    对于汉密尔顿和他的工作人员来说,第二天早上他们在现实面前再次崩溃了。“巴黎的音乐社区很小,我们听说很多身在Bataclan场馆的朋友受伤了,或者被杀害了。”他说。汉密尔顿描述说,当第二天他们来到此前精心准备好的舞台时,现场出奇般的沉寂,他们满眼含着泪水将现场的16架摄像机和巨型视频屏幕撤了下来。

    汉密尔顿表示,作为对巴黎暴恐袭击受害者以及对这座城市的敬意,U2乐队决定重新进行这场演出。“他们决心在同一块场地为那些相同的歌迷进行这场演出,HBO也有这个决心。”他说:“然后问题就是我们如何在演出中强调巴黎暴恐袭击,这个问题我们进行了很长时间、多次的紧张讨论。”

    最终他们决定使用法语列出一些受害者的名字,同时将埃菲尔铁塔作为一个和平的标志出现,“在这种时刻,U2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乐队。”汉密尔顿说。

    U2乐队还邀请Eagles of Death Metal乐队跟他们一起登台,他们一起演唱了“People Have the Power”这首歌,后来在每场巡演的开始,他们也都会唱响这首歌。“我认为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正确的事情。”汉密尔顿补充说。

    在汉密尔顿跟《公告牌》杂志交流的过程中,这位英国影视艺术奖得主以及多次获得艾美奖提名的导演,回忆起一年前那晚的过程也多次洒下热泪,不过最动容的,还是他在事件发生三周后跟Eagles of Death Metal乐队的互动,“我彻底被压倒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该做什么,”他回忆说:“我感觉到无能为力。我无法在情感上进行这种最基本的人际交往,并且痛苦的意识到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事实。在我脑海里闪烁的那些跟恐怖袭击有关的图像,可能都是他们亲身经历的,我只是想哭,我根本忍不住。”

    那次事件也导致了汉密尔顿的个人创伤,因为暴恐袭击发生在音乐馆的事实击倒了这位英国人,他想起了那些围绕在北爱尔兰的政治动乱。

    这一切想法都是随机的出现在2015年11月14日,也就是Bataclan场馆被袭击的一天后,来到场馆的他发现现场还有很多余烬,“我一直活在音乐中,”这位曾跟布兰妮·斯皮尔斯(Britney Spears)、碧昂斯(Beyonce)、凯蒂·佩里(Katy Perry)以及其它音乐人合作过的导演表示:“我在大型或者小型的场馆中导演过数不胜数的音乐演出,(暴恐袭击时)我本来可能也在那里(Bataclan馆),或者说更年轻一些时的我正在那里,我某个亲密的朋友也可能正在那里,这种事情可能发生在世界上任何城市的任何音乐迷、任何一场音乐会上。”

    (翻译:嘟嘟)

    【The Hollywood Reporter作品(简称“作品”)的中文翻译权及中文版版权均归腾讯公司独家所有。未经腾讯公司授权许可,任何组织、机构或个人不得对作品进行中文翻译或对作品中文版本实施转载、摘编或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行为,违者腾讯公司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acf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