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布鲁斯·斯普林斯汀谈总统选举 称特朗普不会赢

[摘要]“当他的身份只是纽约的一位亿万富翁时,他可能是非常有趣和滑稽,但作为总统候选人,他就无趣了。”

布鲁斯·斯普林斯汀谈总统选举 称特朗普不会赢

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

腾讯娱乐讯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10月8日报道(作者:Michele Amabile Angermiller,Billboard)

美国著名摇滚歌手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在纽约市政厅接受《纽约客》编辑大卫·雷姆尼克(David Remnick)采访时,他也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进行了大胆的预测。

“他不会赢的。”这位67岁的摇滚歌手表示。

布鲁斯·斯普林斯汀上周五(10月7日)现身“纽约客节”,此前他刚刚推出了销量最高的自传《Born to Run》,今年9月份,他从老家新泽西州开始自传的签售之旅,目前签售活动正处于中期。

在一大群观众面前,大卫·雷姆尼克谈论的话题范围非常广泛,而这些观众中包括美国创作歌手和诗人派蒂·史密斯(Patti Smith)、诗人埃利奥特·墨菲(Elliott Murphy)、好莱坞金牌制作人乔恩·兰道(Jon Landau),以及斯普林斯汀的妻子派蒂·斯希娅尔法(Patti Scialfa)。在这90分钟的谈话过程中,斯普林斯汀回顾了自己早年在阿斯伯里帕克作为年轻音乐人的生活,在弗里霍尔德的童年生活,他跟父亲的关系,当然也包括特朗普。

“当他的身份只是纽约的一位亿万富翁时,他可能是非常有趣和滑稽。”斯普林斯汀表示:“但作为总统候选人,他就无趣了。”斯普林斯汀接着说,特朗普已经“造成了很多伤害”。

“我认为他对右倾主义的势力有些宽松,他将这些势力带到了主流社会,这种势力不会随着他的离开而离开,而且我也不相信他打算离开,在美好的夜晚,他也绝不会客气。我认为颠覆民主选举的观念,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想法。”他说:“除非你赢了,否则当你告诉人们大选是非法的,而且有很多人听之任之的时候,那就是将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魔鬼放出了瓶子,而且这个魔鬼并不会轻易离开,所以我有点儿害怕这给国家所带来的持续性影响。”

大卫·雷姆尼克顺着这条线继续追问,并且补充说布鲁斯·斯普林斯汀歌曲中所描述的那些“工人阶级城镇”,特别是俄亥俄州的重工业城市扬斯敦,现在都已经对特朗普倾斜。斯普林斯汀称这并不奇怪,因为两家政党都在这些地区都做出了承诺。

“他们所在乎的、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和麻烦,从未被任何一方政党所解决,所以这些地区的人们都在等待,他们希望着某人能将他们重新带回以前的生活。”他说:“所以当有人站出来说:‘你想要回你的工作吗?我可以给你们带回这些工作。你对美国的褐化感到不舒服?我打算建造一堵墙将那些人阻挡在外面。’这并不奇怪,那里的人们希望听到这些解决自己问题的方法,不幸的是,这些方法是荒谬的,因为这是一把双刃剑。”

当被问到是否会参加总统选举时,斯普林斯汀有些沉默,不过他表示自己依旧是奥巴马总统(President Barack Obama)的粉丝,尽管他希望看到“很多事情能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比如医疗保健方面的公共意见。

“我觉得人们会记住他是个好总统!”他说。

整个晚上,斯普林斯汀的表现都非常迷人,他甚至还戴上一副老花镜阅读他书中的一个章节,包括整篇“主祷文”,在讨论他的第一支乐队the Castiles之前,雷姆尼克现场演奏了这支乐队第一首单曲的一个片段,斯普林斯汀承认从未将这首歌录制成唱片,当观众们都为这首歌鼓掌时,他打趣说:“大伙儿,没有这个必要。”他也承认自己曾给乐队的歌手George Theiss打电话,让他帮忙一起慢慢回忆几件事情。

“我不想忘记任何事,”他说:“我希望自传中的年代和日期都是正确的。”

当被问到是否有些故事是“不愿提及的”,斯普林斯汀开玩笑的表示,他想要提及的事情,都是已经在自传中写出来的。

他的确分享了一些自传中没有的人生点滴,其中包括他的妹妹Virginia嫁给了一个牛仔。“我们新泽西的确有牛仔,”他说:“在南泽西有个牛城,那里有个很大的牛仔竞技场。”

雷姆尼克指出,斯普林斯汀的歌中有大量细节体现了他的成长。对此斯普林斯汀表示,当自己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会在马纳斯宽观看乐队的演出,并且研究吉他手,然后他就会回家抓起自己的吉他,在卧室里按照自己所看到的那样练习,在阿斯伯里帕克的Upstage Club,他继续着自己的音乐学徒生涯,他表示经常有一些音乐人会拿出时间来对他进行一些指导。

“那是音乐家自然聚集的地方,”他说Upstage Club经常会到凌晨5点才关门,那时候其它酒吧早已经关门歇业很久了,“那里不卖酒,所以很多年轻人也可以进去表演,很多人都在那里演奏自己的乐器。”

在职业生涯初期,斯普林斯汀在很多奇怪的场所演出过,其中包括一场在万宝路精神病院的演出,随着很多精神病观众不断的走到台上,那场演出变得更加怪异了,不过那些观众最终都被从舞台上拉了下去。

他还再次讲述了接受哥伦比亚唱片公司A&R部门主管约翰·哈蒙德(John Hammond)面试的历史一刻,他开玩笑说在那个时代,唱片公司的高管愿意在街头聆听任何一个“白痴”唱歌。

(翻译:嘟嘟)

【The Hollywood Reporter作品(简称“作品”)的中文翻译权及中文版版权均归腾讯公司独家所有。未经腾讯公司授权许可,任何组织、机构或个人不得对作品进行中文翻译或对作品中文版本实施转载、摘编或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行为,违者腾讯公司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acf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